欢迎来到上海辉腾债务公司公司官方网站!

新闻资讯

上海要账公司:“讨债队”,一个女人的故事

作者:上海要债公司 时间:2021-12-24 16:30

我是六医的何大姐何大姐站在门口喊。半晌,没有回应。  屋里,远远看见何大姐,主人早就躲进屋里不敢出来了。  有人回避,有人恶语中伤,当然,更多的人还是很客气的。两年的讨债生涯,让何大姐尝尽人间百味。  自从两年前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成立了讨债队,何大姐就开始四处奔波,一笔笔欠债相继被追回。两年追回80多万元,这对处于发展阶段的六医来说,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  当救人第一遭遇欠费难题时,医院无一例外地为欠费所困,甚至由此面临着生存压力。对于贵阳市六医来说,讨债队的成立实属无奈。  有专家指出,讨债队依旧无法解决根本问题。因为,诚信制度和医疗保障体系的建立健全,才是关键。  一个人的讨债队  性格爽朗的何大姐在医院里当过护士,搞过结算,干起讨债队,纯属偶然。  2005年3月份,医院医政科科长谌利军突然找到她:有两个病人,已经欠费20多天了,天天催,老板就是不来交钱,要不你去看看?  原来,这两个病人是贵阳一家大型家用电器商场的送货员,因在送货途中发生车祸,被送进医院。但商场老板在预垫了部分医疗费后,不再露面,转眼,他们就欠下了2000多元医疗费。  何大姐揽下这活。她打电话给那家商场的车队队长,对方一听是医院的,连称没办法,让她找商场的财务。  电话打到财务,财务声称不清楚,又把何大姐推给了商场经理。  刚开始,对方还客气,可当把欠费的事挑明后,对方就不耐烦了:这事你不用找我,我做不了主。  就找你,只有你能解决问题。何大姐急了,但她迅速稳定了一下情绪,你们商场在贵阳可上海收账是响当当的,我也是你们的消费者。难道,这么大的商场,原来竟是这样不负责任的?  不管怎么说,病人是你们的员工,出了事你们不能不管。何大姐这一激,经理才急忙答应:有话好好说,我会处理的。  当天下午,商场派人将5000元医疗费交到了医院。几个电话便将头疼好久的事摆平了,谌利军向她竖起了大拇指:追债高手!  就是这么一夸,何大姐被推进了六医讨债队——主要负责追讨病人欠债。  六医原是铁路医院,旱涝保收。可自从2004年起,医院从铁路系统分离出来后,面临不小的生存压力。欠债问题迫使谌利军萌生了成立讨债队的念头。  其实,六医的讨债队,从队长到队员只有何大姐一个人。但并不妨碍何大姐对这项工作的热情。  她从住院部抄来了一大沓黑名单,开始了追讨欠债的生涯。  学医的福尔摩斯  何大姐没想到,讨债队的工作并不都像当初几个电话搞定那么简单,第一次出击就让她颇费周折。  那年,在二戈寨,一辆营运中的面包车和一辆摩托车发生相撞,造成1人死亡、4人受伤。当时,4名伤者被紧急送到六医抢救,可是,他们伤愈出院后,近5万多元的医疗费一直没有结算。医院里没有留下伤者的任何信息,一切毫无头绪。  何大姐通过交警部门,先查找到肇事车挂靠的公司。公司在小河,大冷天,公司倒是找到了,经理却不在。你在外面等着吧。工作人员抛出了这话。她只得哆嗦着,站在公司门口。  两个小时过去了,姗姗来迟的经理才将何大姐让进屋里。但却说:很抱歉,车主的电话不方便给你。  何大姐只有天天换着电话打给经理。最终,对方招架不住,将车主的电话告诉了她。  警方已经介入了,等破案了再来拿钱吧。车主拒绝见面。车主很窝火,事发后,司机逃逸,卷走了他1万多元款项。  何大姐又想起了保险。一番查找,她了解到,肇事车辆是投保了的。她买了一本交通事故赔偿书,连夜核算。  你投保的钱够得上赔偿了。何大姐再次打通车主电话。车主的口气缓和了好多,但仍然拒绝见面。  何大姐又连跑了6次交警大队,有人给她出主意:如果争取到死者家属和伤者的委托书,你就可以代理他们找车主交涉,否则难办!  何大姐多方打听,找到了死者家属和另外4名伤者。他们都将印着鲜红的手印的委托书交到了她手中。  躲是躲不过的,你不出面,事情就没办法解决。当何大姐再次联系上车主的时候,车主告诉她,亲戚得了癌症,正在住院,没空见面。  何大姐不死心,当即赶到省医,我现在就在省医 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?!”电话里,车主大吃一惊。  我是学医的‘福尔摩斯’啊。  我真服了你了!最终,车主出来见了面。  事情终于被执着的她搞定。忙了3个多月,她为医院讨回了近5万元,死者家属获赔14万元,其他4名伤者也得到了应有的赔偿。  陈年烂账的温情与加锁的无奈  对于何大姐的工作,谌利军甚为满意。  人都是有感情的,很多时候,设身处地为别人考虑一下,或许换来的会是另一种结果。在欠费的患者中,除了部分恶意欠费者,还有不少人是因为家境贫寒而暂时无力支付,对此,何大姐颇有心得,讨债,除了耐心,还得对别人有感情,注意方式方法。  去年,一名患者在医院治疗后,欠下800多元医疗费。患者没有联系电话,她只能按照医院登记的住址,赶到了龙洞堡附近。  一间木头房,何大姐走进一看,家徒四壁,一个小孩正躺在沙发上哭。何大姐快步上前,抱起小孩,哄着。  许久,患者才从外面回来,当她看到小孩在何大姐怀里笑得很开心时,怔了一下。  我们确实没钱啊转入正题,患者眼圈发红,何大姐赶紧安慰她:不要紧的,等你有钱的时候再通知我一声就可以了。  看这孩子穿得太单薄,改天我上海催债公司给你们送一些衣服来吧。临走时,何大姐抛下一句话。

在本页浏览全文>>(共计2页)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
Copyright © 2002-2022 上海辉腾债务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